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济宁白癜风会遗传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7 17:15:3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济宁白癜风会遗传吗,团风白癜风医院,德州白癜风能治吗,喝酒过多会得白癜风,安徽白癜风主要病因,济南白癜风怎么治吗,云林白癜风医院

K图 300104_2


K图 002359_2

  贾跃亭,你还记得那首《野子》吗?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在2016乐视生态全球年会上,贾跃亭压轴登场,献唱一曲《野子》,全场动容。

  现在外界的质疑声、讨债书、冻结令就如一阵狂风吹向乐视,贾跃亭的心是荡还是伤?

  除了歌,还有诗。

  贾跃亭曾用舒婷的《这也是一切》来致敬女排精神:“一切的现在都在孕育未来。”乐视能熬过摇摇欲坠的现在,然后凤凰涅槃吗?

  乐视是怎么一步步变成这样的?

  刚刚离开校园走上社会的贾跃亭第一份工作是在山西省垣曲县地方税务局网络技术管理员。1995年,刚到税务局上班不到两个月的他,代表垣曲参加税务局系统内的一个计算机比赛,获得了第一名。

  2004年,贾跃亭创办视频网站乐视网,2010年,乐视网成功登陆中国A股创业板,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

  尽管这两个第一之间没什么太大关系,但它们把贾跃亭和互联网绑在了一起。

  2016年胡润百富榜,贾跃亭以420亿的财富居第31位。那个时候,胡润把他列在了未来可能成为中国首富候选人的候选人之一。

  但潜在的首富却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是全世界最穷的CEO:一家8口人住一个不到200平米的房子,我把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乐视生态中去。

  就是这个生态害了乐视。一家互联网企业,涉及视频、手机、电视、金融、体育、电影、自行车、汽车,这些贾跃亭希望能够发生令人惊喜的化学反应的生态系统,现在丝毫没有起到作用。

  2016年10月份,乐视爆出流动性危机以来,乐视汽车就一直被视为是给整个资金链上挖了一个大坑的项目。乐视的扩张模式其实就是传统意义上跨产业链的多元跨界经营,而企业经营的产业范围是有边界的,无视边界就可能走向败局。

  与互联网行业的轻资产性质不同,手机、电视机和汽车都是传统制造业的重资产行业。在重资产制造业的大举跨界要取得成功,对经营者和资本储备提出的要求都是非常高的,所以制造业的跨界经营领域过去从来不乏失败者。

  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贾跃亭在不断寻找能够支撑乐视的主干道和现金流。

  乐视当前的商业模式是以乐视网为根基的多元化扩张,扩张的领域基本上都是早期亏损,未来画饼,能不能成是另一回事。

  整个乐视生态系统的资金来源于早期,来源于贾跃亭私人股权、资产抵押或变现,后期进行融资,但整体亏损越来越严重,甚至出现了采用短贷长投的手段,将短期营运资金挪用于长期项目,拆东墙补西墙,资金链危机爆发。

  要么死亡,要么伟大。如果在不断拆补的过程中能找到现金流来源业务,贾跃亭可以松一口气,慢慢向伟大靠拢。但现在的问题是,新钱没找到,旧钱还不上,信用还出现了危机,乐视会滑向死亡吗?

  目前情况是,乐视控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持有的公司5.1913亿股已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时间3年,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比例的99.06%,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6.03%。

  从外,乐视资产还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等7法院冻结。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等大量金融机构牵涉其中。

  贾跃亭通过其微信公号“贾跃亭”以及微博发表声明称,“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下一个乐视会是谁?

  在乐视风波不断发酵的过程中,最近有两篇标题为《京东会成为下一个乐视吗?》和《欠薪、被怼、涨押金,ofo会是下一个乐视吗?》蹭了乐视的热点。

  有人认为,京东多次被爆数据注水、拖欠供应商账款等与乐视相似的问题,这样下去,京东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乐视?ofo拖欠维修工人血汗钱,押金从99元提高到199元,像极乐视的ofo会是下一个乐视吗?

  但上述两家公司所谓遇到的问题都不是乐视的核心问题,乐视的核心问题在于盲目扩张。

  近期乐视铺天盖地的消息把一件事情给淹没了。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齐星集团债务危机问题,在3个月前因该集团被托管而暂时得到解决后,如今又出现了波澜。

  7月3日,就在托管期到期后,西王集团发布公告称结束对齐星集团的托管,并称齐星集团已资不抵债,将进入破产清算。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告诉记者,当前正进行金融去杠杆和企业去杠杆,在企业方面杠杆率比较高的都是些国有企业或是一些产能过剩企业,需要通过用债转股、兼并重组等方式来化解问题。

  齐星集团就是一家典型的产能过剩企业,那它和乐视像吗?

  财经专栏作家叶檀认为,跟乐视一样,齐星集团也是步子迈的太大,资金跟不上扩张步伐,甚至满足不了当前的经营需求。跟乐视不同的是,齐星集团崩盘跟大环境密切相关。2009年推出刺激政策后,山东省非金属矿物制品业、色金属冶炼业、金属制品业、专用设备制造业和纺织业等热门产业蓬勃发展。

  形势一片大好,荷尔蒙上升,许多企业已经丧失了理智。为了获得更多的银行贷款,以满足自己扩张的野心,当地企业开启相互担保,相互增信的模式。好景不长,寒冬很快到来,能活一天是一天,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相互担保的队伍。可这个冬天太长,一些企业冻死了。

  齐星集团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传统制造业,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一旦资金跟不上扩张的脚步,一旦丧失对流动性的把控,一旦信用无存带来金融机构挤兑的话,下一个乐视就来了。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临沂白癜风专家